【FREE!男子水泳部】摸補凜本《被借走的孩子》(售完)

被借走的孩子 番外 少年07-09


  那天是他第一次上學遲到。

  他腦袋中恐慌成一片漿糊,連自己是踩著鐘聲進教室、還是在老師點名的期間進教室的都搞不清,所有人的臉孔都在他面前模糊成一片、連下課時四周吵雜的談話聲都只剩嗡嗡的聲響,有些人似乎跟他開口講話、打招呼他都隨口回應,完全不記得自己或對方說了些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被借走的孩子 番外 少年04-06

  


  升上國中之後,父母便離了婚。

  那樣也好。

看得出來,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到了容忍對方的極限。


  ◆◆◆


  他走在前往賣冰店家的路上、還在打打鬧鬧的同學們之中,不時跟著大家附和說笑著,彷彿是他們的一份子一般,融入的毫無瑕疵。但他其實沒那麼喜歡與人群待在一塊,會在這個群體中,更多的是意外和隨波逐流。從小學開始,因為家庭的關係,他都不敢答應同學來家裡玩的請求、也很害怕對方提出這種他難以拒絕的要求,所以跟同學們都不太親近,就怕熟了、對方就會詢問自己家裡的情況。慢慢的,就比較習慣獨來獨往。

  而他也隱隱約約知道、現在在一起的這群人恐怕不是什麼交心的好...

被借走的孩子 番外 少年01-03


  「就告訴你我沒有外遇了,你是想怎樣!」

  

  伴隨著男人的怒吼、和用力的拍桌聲,碗盤被掃落在地、破裂成碎片的聲音在一下刻立刻響起。

  「那這張照片的女人是怎麼回事!你說啊!你說啊!」女人哭喊著,「她為什麼站的靠你這麼近!看起來就是一副要勾引你的表情!」

  「她、只、是、我、的、同、事!已經訂婚了!」

  「我不信!我不相信──!」


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叫著,抽抽咽咽的哭聲、混雜著不時大聲起來的、對男人的指控聲。


而男孩躲在房間的衣櫥中,於一片漆黑之中,緩緩闔上雙眼。



  等外頭的聲音平息下來時,已經不知道是多久以後了。...

被借走的孩子18-20

十八


  男人越來越少碰他了。

  凜注意到這件事,是從男人開始會在早晨時帶他出去游泳開始。

  他還是經常被男人碰觸、親吻、擁抱、撫摸,但也只是這樣,沒有再更進一步的舉動。但即使注意到了,凜也不想開口問,選擇了乖順的沉默。

  凜翻了個身,改用仰式在海水中游著,看著海鷗在天空上盤旋,時不時的發出叫聲、衝向水面捕食魚類,陽光有些刺目,他停止兩手往後滑的動作,只用打水讓身體維持著浮在水面上的狀態,伸手遮蔽陽光。

  他喜歡浮在水面上、被海水包圍住的感覺,讓他覺得莫名的安心。

  也只有在早晨出來游泳的時候,凜才會想起以前的事。

  小學時游泳的事、跟遙、渚和真琴約定一起比賽...

被借走的孩子15-17

十五


  男人在三天後返家時,便看見小孩站在敞開的窗戶邊。

  他居然忘記在出門時把窗戶鎖上。

  他的心頓時漏跳了幾拍,一時間還以為小孩打算逃走,但很快就發現不對勁,小孩臉朝向風吹來的方向,已經過肩的柔順髮絲隨著風一綹綹飛起,表情柔和,酒紅色的雙眸在陽光下清澈得透明。

  已經過了這麼多天了,要跑早就跑了,怎麼可能等到這時候才打開窗戶要跑。思至此,男人的情緒緩緩平靜下來。

  他將門輕輕的關上,注意到他的小孩頓時轉過身來看向他,反射性的朝他的方向跑了幾步後又停了下來,眼神帶著幾分驚訝、困惑、不確定和不安。

  他伸出手摸了摸小孩滑順的髮絲,對他笑道。

  「你頭髮該剪了。」...

被借走的孩子09-11

09

  


  真琴覺得做什麼都不對勁。

  假期已經開始了,渚有打電話問他要不要去海邊玩、或是去游泳俱樂部參加比賽之類的。

  他跟遙以前假期開始後、也差不多就只會做這兩件事,但現在他覺得、只有他們三個人,好像就少了些什麼。

  明明凜以前從來沒加入過他們。

  

  ◆◆◆

  

  真琴昨晚做了個夢。

  他夢見自己站在巨大的玻璃魚缸缸底,頭頂上,陽光照入了淺藍透明的水中,在水面下閃著模糊不清的光影,他以前養著的兩條金魚在上頭悠游著,分不清是在魚缸中還是在更上面的水中。

  然後他看見了船從水面上滑過。

  一艘一艘木製的船滑過的痕跡在水面上泛起了漣漪,真琴看...

被借走的孩子06-08

06


  凜醒來的時候,便看到男人將一袋剛買回來的早餐放置在床頭櫃旁,塑膠袋上的商標凜似乎曾經看過,卻記不起來是在哪裡了。

  「你醒來了啊,剛好,早餐還是熱的。」

  凜沒有回答,只是緊張又警戒地看著男人。

  男人也不介意,接著又說道:「如果你覺得無聊的話,地上有個箱子,裡面應該會有你感興趣的東西。」

  「我出門了啊。」

  他笑了笑,便轉身離開了。

  在他開門的那一瞬間,凜忽然有股衝動跳下床、衝到敞開的門前試圖闖出去。

  但他終究沒有那麼做。

  因為那只會是徒勞無功。

  門在他眼前關上了,關上了來自外界的最後一絲光。


◆◆◆

  說起來,今天是游...

被借走的孩子03-05

03

  那天的最後一堂課,剛好是他們班導師的課。

  他們看著年輕的班導師站在台上,黯然宣布凜已經正式失蹤的消息,輕柔的聲音說道原本不想說的,但還是得警告大家,請大家放學之後多多注意不要落單等等,警察已經展開調查,希望凜同學可以早日回歸班上。

  全班頓時一片譁然,幾個女生陸陸續續的開始哭了。但真琴怎麼想都覺得不是因為凜失蹤而難過的哭泣,而是太過膽小、害怕才哭的。哭的那幾個女生,平常和凜明明就不熟啊。而大家交頭接耳、不安的小聲竊竊私語、低迷的樣子也不像為了凜難過,只是受到氣氛渲染使然。

  真琴只覺得十分的不舒服。

  無論是大家的竊竊私語也好、女孩子的哭聲也好,看著凜桌子的不安眼...

被借走的孩子00-02

00

來呀!人類的孩子!

因為人世充溢著你無法明白的悲愁。...


高三生,明天開學斷網,準備考大學。

預定回來後要填的坑:

汝等是人是狼│人狼村

狂人

劉皓

「追隨他們有什麼不對?」劉皓笑道,原本琥珀色的雙眸在夜色下泛著瘋狂的紅:「那麼美麗、強大的生命,與人類相比,更值得追隨,不是嗎?」

背德

葉修

「你問我為什麼保護他們?」葉修抽著菸坐在椅子上,黑眸在裊裊煙霧後一片平靜,「一樣都是生命,他們也只是想活下去罷了。」他抖落了煙灰,似是毫不在意地說道。

http://higurashi.nctucs.org/old_log.php?log_mode=on&room_no=8727


黑街

他們打了一個賭。只要葉修能在這彎彎曲曲、狹...

1 / 7

© 空盒子 | Powered by LOFTER